买零食和印名片就坑了投资人84亿还坑了美国政府

作者:滚球体育 发布时间:2021-03-17 19:42

  豪华电动车拜腾(Byton),日前宣布营运生产至少停工半年,消耗了投资人84亿元人民币以后,拜腾至今还没有销售一个车辆,让投资人担心又是另一场骗局。

  对于美国政府而言,拜腾承诺不解雇美国员工,拿了美国政府对于新冠疫情的政府补助,金额大概在几百万美元,随后转头就在四月解雇100多个员工,显然是违反了拿美国政府钱的承诺,“坑”了美国政府的钱。

  曾在今年美国大展CES 2020风光展出,并且阔气得以高出市场行情两倍价格的30万美元运费,将旗下展示车辆,从中国运送到美国参展的豪华电动车厂拜腾(Byton),成功引起市场热烈讨论。

  日前却传出财务问题,并且确定自7月1日起至少停工半年,同时暂停所有业务营运及生产运作。

  拜腾至今仍无法对外销售任何一台车,目前仅有概念车款,同时仅以影片等内容诠释其车辆”搭乘“体验,因此让不少投资者担心,拜腾可能又是一场创业骗局。

  此外,美国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,为企业提供工资保护计划(PPP)贷款,而中国电动汽车新创公司包括拜腾、蔚来汽车、Karma汽车,在四月份分别获得了500万至1,000万美元之间的政府救济贷款。

  不过,美国政府的资料显示,拜腾在申请贷款时表示,此笔贷款将可保留387个工作岗位,但在四月份解雇了数百名员工后不久,就获得了贷款,加上拜腾近日宣布,将停止运营至少六个月,并在北美总部裁员,难免让市场关注拜腾的动向。

  估计美国政府也有点“懵”,在紧密关注,看看自己的疫情救助贷款,是不是打了“水漂”了。

  创立于2016年的拜腾以豪华电动车品牌自居,以中国南京作为总部据点,分别由在BMW任职超过20年,曾经操刀BMW i8上市的卡斯腾·布雷特菲尔德(Carsten Breitfeld),以及过去曾在日本日产英菲尼迪任职,并且在中国有长期发展背景的丹尼尔·基彻特(Daniel Kirchert)共同创立。

  目前拜腾共同创办人卡斯腾·布雷特菲尔德,已在去年9月加入前乐视执行长贾跃亭创立电动车品牌Faraday Future,并且接手执行长职位。

  而另一名共同创办人丹尼尔·基彻特,则担任拜腾执行长,但在今年初的CES 2020对外沟通过程中,始终没有回应内部资金使用问题,仅强调首款市售车款,将在2021年在欧洲市场销售。

  它不仅是量产车上迄今为止最大尺寸的车载屏,也是全球首创的、满足所有车规级安全标准和所有目标市场的碰撞标准的全面屏。更重要的是,它传递的是一种全新的用车方式,也是拜腾造车背后突破性的理念——通过硬件、软件、车内局域网、车联网的协同设置,突破传统汽车的架构设计,打造继工作、家庭、社交之外的全新生活空间——“第四空间”。

  不难理解,拜腾所谓的“第四空间”,就是车内的数字化沉浸式体验。为了实现更好的用户体验,拜腾将48英寸超大屏幕命名为“BYTON Stage”。BYTON Stage全面屏就像一个舞台,里面会接入了丰富的内容,用户可以在“第四空间”里尽情享受。目前拜腾的“第四空间”共有四种模式,包括游戏模式、影院模式、会议模式和冥想模式。

  这也是竞争对手无法复制的,要完全实现“第四空间”这样的概念,拜腾在很多技术上都做了部署和调整,比如将空调系统移到了引擎盖内、把大屏放到了更低的位置等。除了硬件外,在内容方面,拜腾已经与百度语音及导航、喜马拉雅、美团点评、猫眼电影、QQ音乐、爱奇艺展开了合作。除此之外,拜腾也在面向全球的用户征集创意,邀请用户一起参与开发更多模式。

  仅凭这一点,如果加以深化后能够很好的落地,拜腾就能超越百分之九十九的对手。

  相比其他电动车品牌,拜腾锁定金字塔用户市场,车款设计以平台的概念打造,强调可通过模组化快速生产不同使用取向的车型,因此也曾吸引奔驰、宝马及奥迪作为未来高级车款设计参考,让拜腾在尚未卖出任何一台车辆的状况下,经历四轮融资之后,总计募得人民币84亿元。

  可能是因为资金来得不难,拜腾内部的财务流程管控,也出现不少问题,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例如车辆内部使用的车辆控制器,就花费将近人民币1亿元,委任德国博世集团Bosch开发打造,但一般车辆控制器的开发费用,仅在人民币几百万元之内,这个钱花的太离谱了;

  甚至人数规模约300人的北美办公室,一年的零食采购费用就高达700万美元,折合5000万元人民币。

  此外,在去年1月于上海开幕的旗舰店,普通员工制服,全都是进口材质,量身订做。

  甚至标榜以环保材质打造的名片,一盒名片的印制费用,就高达人民币1,000元以上。

  拜腾从2018年开始持续以概念车款与外界沟通,以期吸引更多投资机会,但同时也一再延后市售车款实际上市时间,直到今年CES 2020宣布获得日本创投公司丸红的C轮融资之后,才宣布首款市售车将在2021年进入欧洲市场,从始至终,拜腾始终无法量产。

  只可惜,这个好苗子还是没能玩得过资本。2019年底,新冠肺炎的病毒爆发,导致了全世界都蒙上了一层灰,投资方的钱包更是大幅度的缩水,导致此前的融资也无法如约而至。

  在2018年,为了获得生产资质,拜腾汽车以1元的价格,收购一汽夏利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%股权,作为交换条件,拜腾汽车需要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,还有5000多万的员工薪酬。

  如今,夏利要求拜腾必须在今年10月31日前,付清剩余欠款4.7亿元,其中6月30日前支付2.35亿元,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.35 亿元,更是让当年“过于乐观”的拜腾,尝到了冲动的代价。

  尽管在去年底,拜腾就嗅到了危机的味道,开始快马加鞭对量产车进行测试,但随着资金链的断裂,量产在今天看来是遥遥无期。

  再好的产品,拉出来溜溜,在消费者心中,一直无法实现量产,品牌背后的问题就容易被放大,更别说什么口碑的正增长。

  “人算不如天算”,拜腾想要十年磨一剑、用一款精雕细琢的产品,威震市场的想法,本该是它一鸣惊人的资本,却也变成了毁掉自己的双刃剑。

  对于投资人的钱不珍惜,对于未来过于乐观,对于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承诺不遵守,拜腾倒下了,却一点也不可惜。

  潮水退了,才知道谁在裸泳,贾跃亭,乐视,瑞幸咖啡,拜腾,我们看到了过去的商业神话,一夜之间变成了世纪骗局。

  附:长期坚持原创不易,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,请大家点赞转发,支持我继续创作,谢谢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滚球体育